“感谢母校,让我看见了光明!”

作者: uestcedf /   来源: /   时间: 2017-04-01 16:13:05

      “我能看见了!”机电学院2014级7班的本科生加帕尔·吾布力亚森从医院复查回来十分高兴。自从2016年11月17日做完右眼视网膜脱落修复手术,他的心一直紧张地悬着,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了。

  手术之前,医生最乐观的估计是“能保住眼球就不错了”,“如果要恢复如初,除非有奇迹发生。”然而,复查时加帕尔清楚地看到了视力量表最上的“E”字。“奇迹已经发生了!”他兴奋地说。

  为了帮助加帕尔筹集手术费用,2016年11月,学校、学院以及老师、同学、朋友、校友纷纷捐款相助。现在,加帕尔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感谢母校,让我看见了光明!”开学前夕,他在同学的帮助下收拾了简单的行李,回到清水河校区准备上课了。

加帕尔(中)和阿依提拉(右)、伊再兹(左)

 

晴天霹雳:“我已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!”

 

      发现眼睛异常是在上学期末。2016年11月下旬,正是期末考试的大忙季。加帕尔“感觉右眼里面有什么东西,眼前总看见有东西在飞”。他以为这是用眼过度导致眼睛疲劳,休息一下应该就没事了。

  没过几天,眼睛越来越难受了。坚持到最后一科考试结束,他才在同学的陪同下去四川省人民医院检查。检查结果吓了一跳:右眼视网膜脱落,需要马上手术,否则没有视网膜保护的右眼可能失明。

  让人发愁的还有,手术费用估计要4万多元,这对家庭经济困难的加帕尔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。他的父母都是新疆洛浦县的普通农民,哥哥很早就辍学打工,弟弟正在读高三,哪里能凑这么多钱呢?

  困难还有很多,他心里很乱。他先打了电话给父母,又打电话给学工部管理科的阿依提拉老师。父母得知消息很是着急,想立即从新疆赶来成都,被阿依提拉劝住了——“即便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啊!”

  惊惧之余,加帕尔心想,如果失明是不能改变的现实,那么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。但他随后就看到了希望。
 

各方救助:“无论如何要治好加帕尔的眼睛”
 

     阿依提拉留校后,与少数民族同学交往很密切。她曾见证过许多维族同学的优秀和成功,但这一次,加帕尔的眼睛让她很揪心。加帕尔从小学习就好,是整个家庭的梦想和希望。阿依提拉深知治好加帕尔的眼睛对他和他的家庭有多么重要。因此,她立即向学工部领导和机电学院汇报情况并寻求帮助。

  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快速反应,从“临时困难补助”中拿出一部分钱资助加帕尔治病;学院也从相关资助经费中拨款资助。学校教育发展基金得知情况,通过基金会公众号的“助力成电”微信捐赠平台,发布“给加帕尔·吾布力亚森同学一片光明”筹资项目,学校以及学院的老师、同学们、朋友们及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纷纷捐款相助,5元、10元、20元、50元……机电学院648班的老校友得知加帕尔的遭遇,以班级名义捐赠了一笔善款,点点爱心最终汇聚成了涓涓细流。

  然而,新的困难接踵而至。省医院和华西医院的手术一时预约不到,最快也要等大约十天之后。然而病情紧急,不可耽误。怎么办?在学校的努力下,加帕尔顺利入住成都爱迪眼科医院,院方同意先手术、后付费,并且由院长胡玉章教授亲自主刀。
 

脱离危险:预计1.5小时的手术持续了3.5小时
 

     11月17日,加帕尔被推进了手术室。医生曾告诉他们,视网膜脱落后,发现越及时、治疗越及时则效果越好。但加帕尔从11月11日到省医院检查到11月17日正式手术,时间已经过了六天,黑眼珠已有萎缩迹象。这次手术效果如何,谁也无法保证,只能尽力而为了。

  手术室内,加帕尔的右眼周围被局部麻醉。他感觉不到疼痛,但他意识清醒,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医生的呼吸。他听医生说过这个手术的复杂程度和成功概率。三个半小时的手术时间,对他而言十分漫长。他感到有点害怕。他在心里默默为自己祈祷。

  手术室外,阿依提拉和加帕尔的同学、机电学院2014级3班的伊再兹一直在焦急等待。由于手术时间比预计的延长了许多,他们一直担心手术可能出了什么不利的状况。直到三个半小时之后,看着加帕尔从手术室出来,他们才松了一口气。

眼睛得病之前,加帕尔(前排左一)常和同学一起打球

 

 

安心休养:“生命中的温暖值得用一生去报答”
 

      在医院住了11天之后,加帕尔的病情稳定,终于可以出院了。学校在沙河校区12栋宿舍楼为他安排了临时宿舍。考虑到他走路还不太方便,学校安排他住在一楼宿舍。学校领导和学工部、机电学院相关负责人也多次看望加帕尔,嘱咐他安心养病,并期望他早日康复。

  伊再兹自11月11日陪加帕尔去医院检查,就一直在加帕尔身边照顾他。他原本他安排要回家,但11月11日晚上,他就决定退掉火车票。他在电话中给父母解释了不回家的原因,父母虽然很想念他,但也很支持他这样做。

  手术后的加帕尔,眼睛缠着绷带。他必须趴着睡觉,低着头走路,以帮助眼睛更好地康复。伊再兹则每天按时为加帕尔滴五次眼药,每天为加帕尔带清真食品回宿舍。后来,住在东二院的阿依提拉在自己宿舍做饭,每天送饭给加帕尔吃。

  现在,加帕尔的右眼虽然没有恢复如初,但已经好了许多了。阿依提拉和伊再兹都为加帕尔感到高兴。阿依提拉说,加帕尔的听觉是没有问题的,现在眼睛恢复得越来越好,开学了肯定能坚持上课啦。

  几个月后,加帕尔还需要做一两次手术,不过现在已无大碍,之前的捐款已足够支付此后的所有医疗费用。他非常感谢关心他、帮助他的人,他说,“生命中遇到的这些可敬可爱的人,值得我用一生去报答!”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

 

 

    

 

 

 

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

 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。

 

 

 

 

 

0